幕間


“你在干嗎,力也?”
桐生買完東西回來,看見力也站在孤兒院外面,正偷偷的往裡看著什麼。
“啊,是大哥啊,噓——好戲正上演那。”
自從上次桐生和琉道一家交鋒過之後,似乎名嘉原也思考了許多,之後再沒提過地皮的事情,而力也和干夫則徹底的服了桐生,經常來孤兒院幫忙,逐漸也和孩子們打成一片。
“我說了不要整天‘大哥大哥’的叫。”桐生有些無奈。
“大哥就是大哥,這個不能改!”力也非常堅定,“先不說這個,大哥你看……”
桐生沿著力也指著的方向看去,院子裡三雄和理緒奈正說著什麼。

“我邀請啟太他們,他們都不去啊……”三雄手裡拿著兩張電影票。“所以……”
“啊,那真遺憾呢,只能一個人去了呢。”理緒奈毫不留情的說,“我今天還有約,先走了。”
於是三雄一個人被涼在了院子裡。
“啊……被秒殺了啊……”力也一副惋惜的表情。
而桐生則沒有說話,似乎在考慮著什麼。

三雄和理緒奈都是孤兒院的孩子。
三雄是一名棄嬰,但是單單是棄嬰的話或許還會有人收養,三雄的問題在於,他是一名黑人。雖然沖繩設有美軍基地,但是這並不表示當地的人民能接受一個膚色和他們完全不同的孩子。
而理緒奈則是因為父母死於火災,而跟其他親戚也沒什麼來往,最後就被送來了孤兒院。
桐生有時候會有些擔心,兩個孩子雖然健康的成長著,但是那是在孤兒院這樣的環境中,一旦他們試著走向外界,又會怎樣呢?
三雄倒還好,他的黑色皮膚一直暴露在外面,人們看多了終究會習慣,但是理緒奈……桐生皺了皺眉。

“理緒奈,你拒絕三雄了麼?”後院,泉拉住理緒奈問到。
“嗯。”理緒奈似乎也有些愧疚。
“三雄平時對大家都那麼好,你怎麼能這樣呢……”泉的語氣裡帶著一點責備。
“我有什麼辦法,他可是個黑人,和他在一起會被人笑話的……”
“你真的是這麼想的麼,理緒奈。”泉接著說,“我知道你的真實想法,但是,我認為……三雄他是不會在意的……”
“你怎麼知道他不在意!?少說風涼話!”理緒奈甩開泉的手,跑了出去。


力也從孤兒院出來後,就一直在大街上閑逛著。
“啊~真無聊啊……嗯?那不是……”力也看到理緒奈和幾個同齡的孩子在一起商量著什麼。
孩子中間有一個長得很帥,看起來也很有錢的男孩,幾乎所有的女生都圍著他,理緒奈也在一旁,但她顯得有些心神不定。
“三雄啊……不是大哥說話難聽……你真的沒一絲勝算啊……”力也自言自語著。

孩子們路過電影院的時候,理緒奈顯得更加心神不定了。
“……電影院……莫非……這孩子……”力也察覺到了理緒奈的不正常,她是在為三雄的事情愧疚,“那為什麼她剛才拒絕的那麼堅定……”力也想不通。

“……我……我還是回去好了……”理緒奈忽然小生說到,“我想起來還有點事……”
“別掃興啊理緒奈,快走吧,大家一起玩才有意思嘛。”旁邊的人嚷嚷著。
“但是,我真的有事……那麼我就先走了……”理緒奈轉身要回去。
“說什麼呢,不許走!”一個男孩硬拉住了她。
“放開我!”理緒奈掙扎著,但是那個男孩就是不放手。

僵持之下,“唰”的一下,男孩竟然將理緒奈的衣袖扯了下來。
“呀——!”出聲的人不是理緒奈,而是他旁邊的女生們。
“這是什麼!”
“好嚇人!”
女生嘰嘰喳喳的吵鬧起來。

力也也吃了一驚,被撤下袖子後,理緒奈的右臂完全暴露出來,上面是一塊幾乎完全覆蓋手臂正面的燒傷。
力也想起來桐生曾經告訴他,理緒奈的雙親死於火災……
圍觀的人漸漸多了起來,大家都對理緒奈指指點點。
這時理緒奈絕望的向周圍看了一眼,正巧和之前那個有錢的公子哥視線交錯,理緒奈用求救的眼神望著他。
而得到的回應卻令人心碎,

“真惡心。”

理緒奈頓時覺得萬念俱灰,他腦海中浮現出了父母在自己眼前被燒死時的情景,那時和現在一樣,無助,而絕望。
理緒奈快要崩潰了,她甚至產生了死的念頭。

“媽的!”力也急了,趕忙向理緒奈跑去,只恨自己剛才沒有跟的近一點。
忽然,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他,
“干什麼!!!”力也大叫著回頭,“哎?大哥?”
來人正是桐生,他向力也搖了搖頭。
桐生心中何嘗不痛苦,但知道,現在就是孩子們接受考驗的時候了,或許還太早,但是,往往命運的來襲是不會顧及那麼多的。
“大哥,為什麼要攔住我,不快點的話理緒奈她……”

“王八蛋!!!!!!!!!!!!!!!!!!!!!!!!!!!!!!!!!!!!!!”
一聲震耳欲聾的爆喝將在場所有人都嚇了一跳,接下來只見一個黑人小孩跑進人群,抓住那個公子哥就打。
來人正是三雄,他發瘋一般的和那個孩子扭打起來。
“混蛋!混蛋!混蛋!”一直到被周圍的大人們拉開,三雄還在大喊著。 

人群漸漸散去了,只剩下三雄和神情呆滯的理緒奈。
“理緒奈,理緒奈!你怎麼了!不要嚇我啊!”三雄抓住理緒奈的肩膀,用力搖晃著。
“……”理緒奈沒有任何反應。
“理緒奈!理緒奈!”
“…………別看…………”
“你說什麼?”
“別看啊!”理緒奈將自己的右臂夾在蜷縮的身體裡。
三雄愣了愣,隨即想到了什麼一樣說道,
“理緒奈!沒關系的,泉都告訴我了!我不在意,我們大家都不會在意的!我們就算知道這件事也絕對不會討厭你的!”想了想,他又補充道,
 “胳膊上有個疤算什麼!?你看我全身都是焦黑的,不也活的好好的!”

“噗……”超級詭異的安慰方式,力也好不容易才強忍住笑。
桐生也笑了,但是那笑容裡有著不同意義。

“……笨蛋。”
“哎?”
“笨蛋!笨蛋!!”
理緒奈抱住三雄,大哭起來。
三雄也緊緊抱住理緒奈,“我喜歡理緒奈,不管你有什麼過去,理緒奈就是理緒奈,永遠不會變的。”
理緒奈哭得更厲害了,仿佛要把所有的悲傷都發泄出來。


桐生遠遠的看著,他感到很欣慰,理緒奈打破了心靈上的障礙,成長了起來。而且他也看到孩子們之間的互相扶持,這樣的話,就算有一天自己不在了,孩子們也一定能很好的生活下去吧……"
桐生深深出了一口氣,轉身向著孤兒院的方向走去。

 

第三章  蓄謀

“……我們來看下一條新聞,”電視裡正在播送新聞。
“民自黨眾議院提出希望明年實施的《沖繩美軍基地擴大法案》的提倡者——田宮隆造防衛大臣以及提議開發觀光地的鈴木善信國土交通大臣於今日前往沖繩進行視察。
“一邊是希望引進被稱為‘日本防衛的關鍵‘的導彈彈道防衛系統(新BMD系統)的田宮氏,另一邊是一直對建造軍事基地持反對態度,為了擴大沖繩的內需,堅持開發觀光地的鈴木氏,二人在沖繩的訪問又會如何交鋒呢,財政界人氏紛紛投以重視的目光。”
“在田宮氏抵達的機場前,沖繩人民進行了反對的開發基地的游行,而另一方,鈴木氏則因為開發觀光地受到了絕對的支持,受到財政各界支持的鈴木氏,接下來將會到各處去視察。”
“美軍基地擴大以及觀光地開發,到底哪一方會正式通過呢,兩位大臣看來還需要做許多工作。”

“首先我們來聽聽鈴木大臣是怎麼說的。”
“誠然,BMD的引進對如今的日本來說十分重要,但是,沖繩已經沒有必要為了日本的防衛做出更大的犧牲了,所以我認為為了加強沖繩的內需,還是應該以開發觀光地為先。這樣為沖繩人民做一點事情,也是我的夙願。”

“接下來是田宮大臣。”
“保護國家就是我的責任,其他沒什麼好說的。”

“下飛機後,與接受采訪的鈴木氏相反,田宮氏則是迅速前往現地進行觀察。”
“對於本次兩位大臣的訪問,在野黨提出了‘田宮氏是否會利用觀光地開發計劃強制推行自己的觀點’這樣的預想。”
“被視為下一任首相有力候選人的兩位大臣,這次的行動無疑會受到各界的矚目。”
“接下來我們看下一條新聞……”

桐生關掉了電視,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大叔……那就是他們要趕走我們原因麼?”小遙在一旁問道。
桐生看著遠方的天空,沒有說話。

 

流程:尋找躲在屋裡郁悶的志郎,他的位置如下圖,與他對話,把三個選項都選一遍。

流程:去海邊與嬉鬧的兩個孩子對話,之後回到屋裡繼續與志郎對話。

流程: 來到院子與小遙一起的紅衣小胖對話,之後再返回屋裡與志郎對話。

 

流程:第二天出門來到街道觸發與鄰居宮良的對話,之後可以到琉球街開始本作支線任務

支線任務前言:

            從第三章開始,可以接到分支任務,下文提到的地點地名,玩家可以從系統菜單的地圖中確認。

            下文攻略中的各個事件的觸發時間(白天或黑夜),本人是以自己游戲時接到任務的時間為標准的,並不代表絕對。

            下文的事件攻略順序,基本上是完全按照本人游戲時的觸發順序記錄的,想要達成全事件的朋友,建議以下文攻略的順序進行事件收集。

            玩家如果錯過了某個任務也沒關系,游戲通關後,用“PREMIUM ADVENTURE”下的“クリアデータから始める”模式可以繼承通關時的所有狀態開始游戲,包括沒做的或是錯過的任務也可以繼續,不過已經“終”的任務就沒機會了(雖然沒什麼影響)……當玩家從這個沒有主線的模式游蕩夠了後,可以去衝繩的孤兒院找老頭,他能以玩家現有狀態從新制作成通關存檔,這樣玩家就可以用這個存檔再去玩主線了。

支線任務:001.任務名稱:誘拐?

1.在“北流通り”動物醫院前與女性對話選擇第一項。

2.選擇第一項進入戰鬥,戰鬥後任務結束。

 

 

支線任務:002.任務名稱:東京に行きたい 第1話

1.在“かりゆしアーケード”與“東京のことを知りたい女”對話選擇第一項。

2.對話隨意選擇。

 

支線任務:003.任務名稱:酒造家の寶

1.在“公設市場北”與“怯える男”對話並選擇第一項

2.前往“アサガオ前”(孤兒院前)發生聽到小孩子聊天的事件
3.在海灘西側調查岩石

 

支線任務:004.任務名稱:ぶつかる男

1.在“初町”的環形路附近遇到三人組(兩黑一白)
2.碰到他們後觸發事件(無法對話也沒有提示)
3.選擇“払わない”進入戰鬥,戰鬥結束後事件結束

 

支線任務:005.任務名稱:てぃんさぐぬ歌

1.在“北流通り”與唱歌的藝人對話(記憶點附近)
2.選擇“止める”進入戰鬥,戰鬥勝利後事件結束

 

支線任務:006.任務名稱:No1キャバ嬢をつくろう!

本任務有些類似前作的夜店經營,只不過這次變成了夜店女養成……
1.初町南與店長對話,並一直選擇第一項確認
2.前往流球街東,發現目標女性(除此之外還有別的選擇,比如漢堡包店裡的OL,在夜店邊上便利店裡的小姑娘,還有一個在公共場所二樓)只要讓夜店小姐的指名排名上升到第一位就可以完成任務。(不用急著解)

 

 

支線任務:007.任務名稱:沖縄そば屋出前レース

1.在“わらばあ”消費過三次後,切換一下場景,靠近“わらばあ”
2.與大嬸對話選擇第二項後開始送便當
3.目標一共有三個,只要跑到目標地點門口即可,三個目標地點是(可參考地圖):くすりの真栄田、マージャンキャンプ、りゅうきゅうナイト

 

流程:完成以上支線任務之後前往流球街乘坐地鐵前往ゴルフ場繼續主線任務去。

流程:到了高爾夫球場後,與前台接待對話,情節後開始高爾夫球賽。

高爾夫游戲按鍵說明:

 

鍵位

戰鬥時作用

十字鍵

調整對球的擊打點

搖杆

視點調整

方塊

戰績表示

三角

使用1/2力量(再按一次為使用全力)

圓圈

蓄力/擊球

L1

調整打球方向

R1

調整打球方向

R3

變更球杆

START

操作說明

SELECT

中斷選擇

 

2 l/ c2 K& v* |. B3 c
打球方法:
首先請選擇合適的球杆,不同的球杆可以打出的距離也不同,玩家可以通過右側迷你地圖上的預覽落點來確認(藍色小點);調整好球的擊打方向和擊打部位後,按下圓圈鍵(按住)開始蓄力,此時紅色和藍色光標開始向左上弧線移動(圖A、B點),松開圓圈後黃色光標停止移動(紅色光標依舊移動,到達最左上後再逆時針轉回),此時黃色的光標所處的位置越靠左上說明力量越大,而等紅色光標逆時針返回起始點C點的時候,再次按下圓圈即可將光標停住並將球擊出了,紅色光標所處的位置離C點越近則准頭越高,否則即便玩家准備做的再充分也無法按照理想的軌跡擊球。除了上述的要點外,右上角的風向和風速也是玩家需要考慮的問題,不過風的問題就比較容易理解了,刮東風我們就往目標地東邊多瞄一點,風速越大,我們偏的就多一點就行。

此次高爾夫的小游戲是劇情強制的,玩家必須打滿三盤,勝負都沒有什麼影響,由於每次擊球後玩家都可以選擇“はい”從新擊打,所以即便想要獲勝也是十分簡單的事情,與赤阪打完三場比賽後情節結束。

完成高爾夫事件後,自動返回流球街。

流程:返回孤兒院,在院門口發生情節。

流程:在孤兒院的房間裡與綾子對話,之後分別與房間裡的綾子、廚房的遙、洗漱室的理緒奈、院子裡的エリ・泉、馬路上的太一、海邊的宏次・三雄・志郎進行對話。完畢後前往食堂發生劇情。

流程:進入房間發生エリ跑開的劇情;前往海邊與エリ對話,情節後再次返回食堂

流程:進入廚房時發生情節,之後跑到海邊出現情節,返回孤兒院後"力也"出現。情節後自動前往流球街。

“大哥!桐生大哥!!!”院子裡傳來了力也的聲音。
“怎麼了,慌慌張張的?”桐生走了出來。
“小咲不見了!!”力也猛吸一口氣,“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桐生想起小咲就是那個名嘉原認的女兒,
“怎麼回事?”
“總之先跟我來吧,老爺子正在家裡發脾氣那,誰也攔不住啊!”
“那為什麼要找我……”
“我去開車過來!”說著力也就跑掉了。

流程:與力也一同前往地圖標誌的“琉道一家事務所”發生劇情。

琉道一家的門前,干夫正在揉著被打青的臉頰,見到桐生進來,他立刻站起來深深鞠了一躬,
“桐生大哥!力也大哥!”
“老爺子呢?”力也問。
“剛才又喝了好多酒,正鬧著那……”干夫又看向桐生,“拜托你啦,桐生大哥!”
桐生點了點頭,向裡屋走去。

“怎麼會這樣!老子真倒霉!!”
桐生一進門,就看見房中的一片狼藉,以及坐在狼藉之中發著酒瘋自言自語的名嘉原。
名嘉原看見桐生,稍稍愣了一下,
“啊,是桐生啊……”
“光是喝悶酒沒什麼用吧,老爺子?”說著,桐生在名嘉原的對面坐了下來,
“而且也不需擔心到這個程度吧,那孩子也不小了,就算迷路什麼的也會向周圍的人求救的吧。”
“……”名嘉原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像是自言自語一般說道,“小咲她啊,其實不能說話。”
“什麼!?”
桐生回想了一下,自己確實沒有見過小咲說過話,不過一直以為他只是一個沉默的孩子而已。

“那孩子的父親,就在她的面前……”名嘉原喝下杯中的酒,“上吊死了。”
桐生什麼也沒有說。
“因為經濟不景氣,小咲父親的公司破產,還欠了一屁股債,忍受不了天天被人追債的生活,小咲的母親丟下他們父女離開了,之後小咲父親的性情大變,讓小咲吃盡了苦。”
名嘉原頓了頓。
“有一天,債務公司又委托一幫人去追債,當那些人闖入那家徒四壁的房子時,映入眼簾的是,已經吊死的男人和呆呆站在他面前的少女。”
“難道……”
“沒錯,那些人裡面就有我,而也就是從那時起,小咲就不會說話了。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對不起她,之後,我就收養了小咲……”


桐生沉默了,孤兒院的孩子們也是,小咲也是,為什麼這些無辜的孩子們要承受這麼多的苦痛呢……
“最近聽說小咲的媽媽又出現了,而且經常出入玉城組,說不定小咲是去她那裡了吧……”
“所以呢?你就在這裡喝悶酒?”
“我其實經常想,小咲說不定一直很恨我……”名嘉原嘆了口氣。
“那麼親自去問問如何呢?”桐生站了起來。
“你說什麼?”名嘉原抬起了頭。
“我說,小咲到底恨不恨你,親口去問問如何呢?”
“難道說你……”
“啊,我和你一樣,都是那種看到可憐的孩子就無法不管的類型啊。那麼,你手下的小家伙們我就借走了。”
桐生打開門,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走了,力也,干夫!”
“是,大哥!”二人跟在桐生後面跑了出去。
名嘉原放下酒杯,望著桐生一行離去的身影,仿佛思考著什麼。

 

“力也,玉城組是個什麼組織?”桐生邊走邊問。
“玉城組也是這裡的極道,但是行為很不檢點,私底下干著不少見不得人的生意,這裡的人們都很討厭他們,所以我們琉道一家跟他們也是死對頭。”
“他們的老窩在哪裡?”
“就是那邊的那棟大樓了……大哥,你該不會……”力也和干夫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桐生。
“力也,你去那邊找,干夫,你去那邊。分開行動。”說完,桐生就筆直的向玉城組的方向走去。

 

 

流程:事務所後相北走,在“琉球通り“南側遇到一位大嬸,之後根據地圖上紅點的提示前往“初町”並發生雜兵戰。

流程:根據提示前往”玉城事務所“,力也離隊後調查大門出現劇情,武器屋登場,接下來就要闖入玉城事務所進行一連串的戰鬥了,為了保險起見,玩家還是多准備點家伙吧(建議買把1萬6的匕首,這樣對付一會的BOSS會輕松許多)。

 

流程:趁有時間,先去解最後一個本章晚間的支線任務

支線任務:008.任務名稱:ハスラーからの挑戦狀

1.在“初町”的“アクアスカイ”中打台球,玩“ナインボール”規則(九球),勝利三次(對手隨意)
2.勝利三次後有一名老人上來搭話
3.離開店從新進入“アクアスカイ”,發生挑戰事件(建議提前存檔),順利打贏桌球後事件結束。建議提前存檔備份,以防比賽失敗而丟掉10萬Y獎金,比賽失敗本任務也會以“終”結束。

 

流程:離開武器店進入事務所,戰鬥開始。玩家需要消滅全部敵人然後不斷前進,直到最上層。閃光的擋路的障礙可以打碎,另外沿途除了可以隨地撿起的武器外還有不少道具,玩家記得好好搜刮。途中部分敵人的突襲會出現按鍵提示,及時正確操作就可以免受傷害,一路殺到頂層進入BOSS戰。

BOSS相當難纏,他一共有兩管血,第一管血動作靈活很難打到他,第二管血則是皮糙肉厚,很難產生硬直。建議第一管血的時候盡量把BOSS封到角落,然後多用鎖定後的方、方、角進行攻擊,很快就能把他打入第二狀態;待他進入第二狀態後,玩家可以利用身上的刃類武器攻擊,這樣就可以絕對把他打出硬直,不過即便沒有武器只用方、方、方、角硬頂估計問題也不大(困難難度還是推薦武器戰術),沿途只要好好搜刮了恢復道具,BOSS戰會十分輕松。另外BOSS在第二狀態時會隨機發動QTE攻擊,玩家還需謹慎對待。

 

桐生走進玉城組大樓,迎面的大廳裡就蹲著十幾個混混打扮的人,見到桐生,他們紛紛圍了上來。
“嗯~?你這家伙哪裡來的?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麼?”一個混混發出挑釁。
“小咲在哪裡?”桐生根本懶得理會他們。
“小咲?啊!是那個小鬼啊~~他就在樓頂老大的房間裡喔~但是大叔你實在太囂張了呢~~可能在見到小鬼之前————”
瞬間,所有的混混都圍了上來。


“就死在這裡了呢!!!!!!!!!!!!!!!!!!!!!!!!!”


“我找你們這些雜碎沒什麼事,不想吃苦頭的話,就閃開吧。”桐生的目光在人群中掃了一眼,頓時就有兩三個人感到不自在,仿佛被圍住的是自己一般。
“說了別太囂張啊大叔!!!!!”一名混混抽出了匕首向桐生衝來。


桐生已經很久沒有出過手了,但是對付這些混混依然是如同兒戲。桐生想起了真島,跟真島的速度比起來,混混刺過來的匕首簡直就像是DVD的慢放一般。
桐生輕輕撥開混混拿匕首的手,順勢對准他的腹部稍稍用力擊出一拳。
混混“哇”的一聲倒在地上,痛苦的蜷縮起來,口中已經吐出白沫。

“什……!”另一名混混還沒說完,就已經被桐生一拳打中面部,翻倒在地。 
一分鐘不到,十幾個混混已經全部橫七豎八的躺在了地上,而桐生則連氣都沒有喘,這場戰鬥中他唯一考慮的事情——就是如何手下留情。


“咚”一聲,桐生一腳踢開了,頂樓辦公室的大門。
房間裡有三個人,一個像是頭目的人,一個中年女人,以及她緊緊拉住的小咲。
“能只身來到這裡,看來你相當的強啊。”男人輕輕拍著手說道。
“把小咲交出來吧。”桐生的語氣根本就不給對方說話的余地。
“開什麼玩笑啊笨蛋,她可是我重要的籌碼,你說給我就給啊?”頭目很惡心的笑著。,
“籌碼?”桐生不解。
“你連我為什麼要讓她媽媽騙他來這裡都不知道,就莽莽撞撞的衝來了麼?我真是佩服你啊!”
這時,一旁的女人露出了吃驚的表情,他抓住頭目的手大聲問道,
“怎麼回事!?親愛的,你不是說我們要三個人一起生活麼!?籌碼是怎麼回事!?”
“閉嘴!”頭目一巴掌把女人打翻在地,“你以為我會喜歡你這種老女人麼?你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啊大嬸~!”
女人又爬過來抓住頭目的腿大聲喊道,“不可能的!你騙我的吧!說啊!說你是騙我的!!!”

“……真啰嗦。”頭目不知從哪裡拿出一把小刀就向女人臉上劃去,幸好女人察覺到了,才勉強閃開。
頭目又走到小咲身邊,捏住他的臉說道,
“還真是個凄慘的小鬼啊~被媽媽拋棄,爸爸又在自己面前吊死,現在媽媽又為了別的男人綁架自己,我要是你,還不如死了算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倒一半,頭目的聲音突然止住了,他感到很不舒服——那是一種獵物被掠食者盯上的感覺,這種感覺強烈的甚至讓他不敢回頭。


“其實,”一直沒有說話的桐生開口了,聲音沉靜,但是卻充滿壓迫感,“我最討厭的事情就是揍你這樣的人渣了,但是,有一件事情令我更加反感,那就是——”
頭目覺得自己快要吸不上來氣了,汗水也一滴滴流了下來。

“讓你這樣的人渣任意妄為啊。”

 

“怎麼……怎麼會有這樣的人……”
頭目認為自己還是經過不少風浪的,但感到自己如此的無力,卻是頭一次。
按理來說,和一個人戰鬥的越久,就越能估計出對方的實力,但是眼前的男人卻正好相反,越是和他戰鬥反而越讓人覺得深不見底,或者說,根本就是無底的深淵,稍不留神就會墮入萬劫不復。
對方至今為止都沒有出手,只是很巧妙的一一化解掉自己的攻擊,對方未知的實力讓恐怖襲遍了頭目全身,他早已汗流浹背,接近崩潰的邊緣。
終於,頭目放棄作為極道的自尊,他抽出了放在桌上的武士刀。
“你這混蛋,你知道我們是誰嗎!我們玉城組可是隸屬於那個大名鼎鼎的東城會的……”

桐生畢竟還是太過於仁慈,雖然他非常憤怒,卻依然在手下留情。
只閃躲,不進攻,桐生到最後依然留給對方改過的機會。
這時,眼前的頭目抽出了桌上的武士刀,叫囂起來。
在聽到“東城會”三個字時,桐生皺了皺眉。
瞬間的訝異過後,放過對手的最後理由也失去了。
閃電般的一拳。
頭目的身體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在空中畫出一條毫不優雅的弧線,重重摔在地上。

們被猛地撞開了,名嘉原和力也慌慌張張的闖了進來,看到已經躺在地上的玉城組頭目,二人又是驚訝,又是佩服。

桐生轉向小咲,輕聲說道,
“小咲……名嘉原老爹他啊,一直在想你是不是回到了真正的母親那裡,於是寂寞得不得了,他的心情你能理解嗎?”
站在門口的名嘉原,胳膊下夾著小咲的畫板,像是等待接受審判一般筆直的站在那裡。
“名嘉原老爹和母親,你更想和誰在一起呢?”桐生問出了關鍵性的問題。
眾人都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什麼女兒……什麼母親……”突然,小咲的母親開始自言自語起來,
“太蠢了!因為這個孩子……我把自己的人生搞得亂七八糟,從她出生開始,就一直是我的絆腳石!你們誰想要誰就拿走,跟我沒關系!!!”
“你說什麼!!??”力也感覺自己快要氣炸了,恨不得撲上去把這個女人狠狠揍一頓。
桐生攔住了力也,靜靜的看著這個幾近崩潰的女人搖搖晃晃的走出了房間。

“怎麼會有這樣的母親啊……”名嘉原默默嘆道,“這樣,小咲她……”
“不用擔心,小咲其實早就有答案了。”桐生說道,“你還沒看過那本畫板的裡面吧?”
名嘉原拿起畫板,“是……這個麼?”
“回答,就在那畫板裡面吧。”


從剛才名嘉原進來時,桐生就察覺到了小咲那不輕易透露感情的眼中的激動,那是和親人久別重逢的激動。之後小咲的集中力幾乎都集中在畫板上,似乎裡面有很關鍵的東西要表達出來一樣……
和孩子們在一起呆的久了,自己的感情也變得如此細膩了啊,察覺到這一點的桐生,稍稍苦笑了一下。

“這是……”
打開畫板的名嘉原,看到的是一幅自己的肖像畫,畫中的自己和藹可親的微笑著,這就是小咲眼中的自己嗎?
“謝謝你一直都在我身邊守護著我。”肖像畫的旁邊,用彩色筆寫著這樣的話語。
“小咲她,就是你的親女兒啊。”桐生微笑著說到。

名嘉原闖蕩江湖四十余年,從未像現在一樣心情澎湃,久違了四十年的淚水,再次湧出了眼眶……
父女二人緊緊的相擁,緊的足以擠掉任何的隔閡……,


“這次的事件,多虧了您了!”名嘉原向著桐生行了一個大禮。“我名嘉原算是徹底服了你了!!”
“不用這麼客氣……”桐生還沒說完,力也和干夫就端著酒跑了進來。
“請一定要和我名嘉原當兄弟!!這樣的好漢我是一定要結交的!!”名嘉原再次行了一個大禮。
琉道一家的人們的直爽,著實讓桐生有些意外。
“但是,我已經不是極道了……”桐生有些為難。
“這和極道不極道沒有關系!我是以一個男人的身份拜托你!雖然沒有見證人!你就忍一忍吧!!!!”名嘉原的熱情高的有點恐怖。
“見證人的話,就由我來吧。”一個聲音在諸人背後響起。

 

桐生回過頭去,也吃了一驚。
“大吾!?”
來人正是現今東城會的最高負責人——六代目堂島大吾。

 

從大吾的口中桐生得知,玉城組果然是隸屬東城會的一個支部。而最近,東城會接到了一個大人物的委托,內容是全國範圍的回收土地,詳細的情況大吾似乎不願細說,桐生也沒興趣問,他所擔心的,只有孩子們的安危。
“請您放心,至此完全是出於我們管教無方,才打擾到了四代目,我也是特地前來致歉的。”大吾說完鞠了一躬,“請您放心,只要我還是六代目,我就不會讓他們再次對沖繩出手。”
“真的麼?”
“是的……我可是切身的體會過桐生先生的厲害的……要是與您為敵的話,整個東城會或許都會被擊潰……”
桐生點了點頭。
“那麼,今天就到這裡吧。我告辭了,四代目。”
大吾又鞠了一躬,離開了房間。


桐生舉起酒杯,示意名嘉原干杯,但對方卻只是拿著酒杯,呆呆的看著桐生。
“我說啊,你該不會……”名嘉原謹慎的問,“就是那個東城會的四代目吧……”
“是啊,怎麼了?”桐生輕描淡寫的回答道。
“啊————————————你就是那個堂島之龍——桐生一馬!?”名嘉原吃驚的張開大嘴。
“下次要找茬的時候,一定要事先查清楚啊,兄弟。”桐生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名嘉原也趕緊喝下杯中的酒。
“……天哪,還真是和了不得的人當了兄弟啊……”

『三章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sexdotcom 的頭像
xsexdotcom

PS3酷落格

xsexdotco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