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間


二零零七年 夏 衝繩某小學
“那麼明天就是教學參觀日了,同學們記得叫家長們來哦~”老師在課堂上向孩子們交待著。
“好!!”大部分的孩子都異口同聲的回答,剩下幾個坐在那裡低頭不語的孩子,則是因為他們的家長無法前來。
泉也是其中一個。
“喂,泉,這次你的爸媽還不來啊?”有些閑著沒事的孩子走過來問。
泉只是低著頭,什麼也不說。
“笨蛋,別問了,他沒有父母的。”這時另一個學生走過來說。

是的,泉沒有父母,或者說是他們離開的太早了。
對於一個八歲的孩子來說,想要習慣沒有父母的孤獨是不現實的,她只能默默的忍受,忍受得不到父愛母愛的空虛。
泉從不抱怨,她並不希望給別人添麻煩,更何況,別人也幫不了他。
孤兒院半年前新來了一名管理員,泉很喜歡他,雖然外表看來是一個很凶的叔叔,但實際上他對每個孩子都很溫柔,很體貼。他至今還沒有將孤兒院的工作做熟練,所以每天都在苦練各項事務,看著他辛勞的背影,泉實在不願再給他添麻煩。

回家的路上,泉走得很慢,她要在回到家之前調整好自己的心情,不能讓自己的悲傷感染到他人。
但泉今天似乎特別難受,一直走到孤兒院的門前,依然無法擺出笑容。

泉坐在離孤兒院不遠的沙灘上,看著已經落下一半的夕陽。
她緊緊抱住自己的膝蓋,蜷縮成一團,眼淚不由的奪眶而出。

“學校發生什麼事了麼?泉?”背後傳來孤兒院管理員大叔的聲音。
泉趕忙擦掉眼淚,慌慌張張的說,“沒,沒什麼啊……”,
管理員在泉旁邊坐下,輕輕摸了摸她的頭。
“不要再勉強自己了,有什麼話就說出來吧。”
聽到這句話,泉再也忍不住了,她抱住管理員大哭起來,自己心中的苦惱也清囊而出。

“泉,你聽我說,”管理員等泉哭夠了,輕輕的說,“我和你一樣,從小就失去了父母,也是在孤兒院長大的……”
泉頭一次聽管理員說起自己的事情,不由得被吸引住了。
“我們確實是沒有父母,這是命運,是無法改變的,但我們並不是沒有家,孤兒院就是我的家,那裡和我一起長大的孩子們就是我的兄弟姐妹。或許我被迫選擇做一個孤兒,但我卻並不需要選擇孤獨。”
 “泉,我不是你的父親,也不會變成你的父親,但我是你的親人,孤兒院的大家都是你的親人,你不僅有家,而且還是一個有十口人的大家庭,明白麼?”

太陽已經完全落山了,再次升起時又將是新的一天,而在新的一天,或許很多事情都會改變。

太陽升起來了,陽光照耀著孤兒院,門前寫著“牽牛花”的牌子閃閃發光。屋裡的孩子們似乎早早就出了門。
今天是教學參觀日,學校裡熱鬧非凡。
“請問,您是我們班孩子的家長麼?” 
“是的,我是泉的監護人,敝姓桐生。”
“那這些孩子呢?”
“他們都是泉的兄弟姐妹。”
看到自己的八個兄弟姐妹,以及他們身後那永遠都會讓人安心的強壯身影,泉會心的笑了。

世間有很多孤獨的人,但並沒有誰是必須選擇孤獨的。
痛苦的人們聚在一起則會更加痛苦,傷心的人們聚在一起就會更加傷心,唯有孤獨不同,當孤獨的人們聚在一起時,人人都獲得了新生。

流程:從本章開始アジト使用可能,在房間裡玩家可以整理道具或是觀賞動畫,而且在アジト中可以慢慢恢復體力。

流程:前往房子对面的海边,与坐在海边的泉对话,两次选择建议全部选择第二项。

 

第二章   交鋒

  二零零八年三月 衝繩 牽牛花孤兒院
才剛到三月,衝繩的氣溫就已經是居高不下,陽光更是強烈的仿佛要把海都蒸干。
桐生和小遙來到牽牛花已經一年多,二人都漸漸熟悉了這裡的生活和工作,此時小遙正在門口晾剛剛洗好的衣服衣服,而桐生則正在院子裡處理一些木材。

天氣真熱,桐生干脆脫去上衣,赤膊干活。
“大叔!他們又來了!”小遙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之前小遙就提起過,桐生出去辦事的時候,曾有兩個黑道打扮的人開車來孤兒院附近轉悠,把孩子們都嚇壞了。
“他們還讓把這個交給你……”小遙說著,遞給桐生了一份文件。
桐生打開文件一看,竟然是一份遣散合約書。
一時間,桐生也得不到頭緒,於是他向門口停的車走去,打算問個究竟。

車上有一胖一瘦兩個人,胖的那個和桐生的視線遠遠一接觸,就趕忙開車逃走了,無奈之下,桐生只得順著車的方向沿路尋找。

流程:出門按照提示前往流球街。在流球街中央橫向馬路的右側發生BOSS戰。BOSS的能力相對之前的真島來說差了不止一個檔次十分簡單。


剛才孤兒院門口的二人此時正蹲在便利店門口吃著冰棒。
“哎呀呀,真是嚇人一跳啊力也大哥,沒想到孤兒院的管理員竟然那麼恐怖,背後還紋著龍那!!”胖子抱怨道。
“看來也似乎也是道上的人,聽說是從東京來的。”叫做力也的男子說,“反正最多也就是個小混混吧,不然怎麼會在這裡當管理員呢。”

“那你們豈不是成了見了混混都要跑的廢物了?”不知什麼時候,桐生已經站在了二人背後。
二人大吃一驚,趕忙閃到一邊。
“多余的話就不說了,我就是要問清楚,這是什麼?”說著,桐生拿出了剛才的合約書。
“哦~你還真的是管理員啊,那麼話就好說了,”胖子剛從吃驚中恢復過來,就又擺出了一副流氓相,“能不能請你把你的孤兒院還給我們琉道一家啊?啊?”
“我拒絕。”這種程度的威脅,對桐生來說等同於不存在。“我可是有按時交租金的,你們並沒有遣散我們的權利。”
“什、什麼!”胖子很明顯被打擊了,“你竟然敬酒不吃……”
“你們要這塊地方干什麼。”桐生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胖子,而是把目光轉向了力也。
“干夫,別說了。”力也本能的感到眼前的人不是等閑之輩,“我才不知道,我只負責給你文件以及監視你。”
“你們是琉道一家的人吧。”
“是又怎麼樣?” 二人已經快被桐生的氣勢徹底壓制住,僅僅是口頭上還在做最後的掙扎。
“嗯,那就這樣。”桐生轉身就走。
“等、等一下!你要去哪裡!?”
“找你們當家的問個清楚。”
周圍早已圍滿了看熱鬧的人,桐生此話一出,頓時驚倒四座。
琉道一家雖然不是什麼大型黑道家族,但在沖繩也是有一定勢力的。碰上這樣的麻煩事一般人躲還來不及,沒想到眼前這個外來的孤兒院管理員竟然要做出直奔對方本部的事情,在場的人無不震驚。

力也的自尊心終究還是不允許他就這麼忍下去, 
“站住!!你這混蛋!!!不要無視我的存在啊!!!”
干夫瞪大眼睛張著大嘴看著力也,“大哥,你……”
“干夫你先到一邊去!”
力也咆哮著,扯下自己的上衣。周圍看熱鬧的人們隨之沸騰起來,在力也的背後,紋著一條巨大的蛇,蛇張著大嘴,青黃色的眼珠緊緊的盯著前方,十分可怖。
“嗯,是條青蛇啊。”桐生平淡地說。
“是蟒蛇!你這混蛋,大哥可是琉道一家的年輕頭領,人稱‘我流之蟒’的島代力也!!小看他你可是要吃苦頭的!!!”干夫在一旁大喊著。

“不要啰嗦了,來吧!想要見老爺子,先打贏我在說!”力也話音剛落,就衝著桐生撲了過去。
“氣勢不錯,但是……”桐生看著不過一切撲過來的力也,眼裡沒有任何的波瀾,“還太嫩。”
蟒蛇本應是很強的,但如果對手是龍,那麼勝負在戰鬥開始前就已經分曉了。

力也坐在地上喘著粗氣,干夫焦急的蹲在一邊。
“可惡……怎麼會有這種家伙……”
短短十幾秒的時間,戰鬥就結束了。
力也竟然沒有打到桐生一拳,而桐生只用了一拳就將力也擊垮。實力,相差的太多了。

“那麼,現在可以帶我去見你們當家的了麼。”桐生並沒有擺出勝者的姿態,依然心如止水。
“你這混蛋……”干夫狠狠地瞪著桐生,卻不敢說下去。
“你贏了……我帶你去……”力也扶著干夫站了起來,“干夫,你先回去通知一下老爺子,讓他准備一下,我和客人隨後就過去。”
“大哥,是不是要……”干也沒有明白力也的意思。
“笨蛋!我們技不如人,輸了就是輸了!”力也喝道,“再動歪腦筋反而成了小人,快點去吧,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老爺子,他自會有安排。” 
干夫下了一跳,急急忙忙的跑走了。

流程:戰鬥結束後跟隨力也前往事務所,路上跟著力也走就行。路上會發生與兩個街坊打招呼的事件。

“那麼,您現在就是府上了客人了,我來帶路,這邊請。”力也大步走在桐生前面,恭敬的為他帶路。
言出必行,敬而不畏,這小子倒是塊料。假以時日的話必定也是一流人物……
桐生忽然又想,自己早已金盆洗手,如今想這些干什麼,不禁苦笑起來。

“哎呀,那不是小力也嘛~”街道旁賣水果的大嬸忽然叫住了力也。
“大嬸,我說不要在我名字前面加‘小’吧。”
“有什麼關系,大嬸我可是看著你長大的啊。怎麼樣,今天來我家吃頓飯吧?”
“今天有客人,我就不過去啦。”
說完,力也就逃一般的跑開了,大嬸眼疾手快,還硬塞給他一個蘋果。

 

“哎呀,那不是力也小子嘛。今天也游手好閑的到處亂轉啊。有空的話,就來幫我搬魚吧,搬完了給你免費生魚片吃到飽!”魚店的老板看到力也走過來,大聲吆喝他。
“不行不行,今天有客人。”
“那一會兒把干夫叫過來幫忙。”
“好好好,知道了知道了。那我走了啊!”

一路上,都不停的有這樣那樣的人親切的向力也打招呼,完全沒有任何人露出驚慌的神態。
桐生認識到了,這裡和東京是不同的,這裡的極道中人對於和普通百姓相處有著自己的一套方法,那就是比起讓人害怕,還不如讓人信服。


琉道一家前,干夫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請進吧,老爺子在裡面等著呢。”力也和干夫向桐生恭敬的鞠了一躬。

這是一個很樸素的和式房間,如果不是牆壁上貼的那張剛勁有力的寫著“琉道”的書法以及下面擺著的武士刀,也許沒人會相信這就是琉道一家老大的房間。
庭院的回廊上坐著一名少女,大概和小遙差不多年紀,此時她正抱著一本素描簿畫著些什麼,女孩察覺到了桐生的到來,但是卻沒有做出任何反應。

“哦,讓你久等了。”一名老人走了進來,並在桐生的對面坐了下來。
老人頭發已經花白,很隨意的穿著一身睡衣,但是眼中的銳氣卻相當強烈,桐生認定他就是琉道一家的老大了。
“喂,小咲,我們有點事要說,你先到裡屋去吧。”老人招呼庭院裡的畫畫的女孩說。
女孩點了點頭,走開了。


“失禮了,那是我的女兒,小咲。”老人若有所思的說到。 
“女兒?”在桐生看來,這兩人之間的年齡差怎麼說也應該是祖孫級的。
“其實不是親生女兒,是我收養的孩子。”老人補充道,“先不說這個,我們先說正事。我就是琉道一家的家主,名嘉原 茂。”
“為什麼要收購孤兒院。”桐生單刀直入。
“我們也是受人之托啊,而且對方還是大人物。說是要把那塊地方開發成觀光地。”
“因為開發觀光地就要把那些孩子們都趕走麼?”桐生盡量克制著自己的憤怒。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變成觀光地的話,對這裡的市民也是很有好處的,生意也會變得更好做……”
“……”桐生沒有說話。
“再說,你們畢竟是外來人,如果是本地人的話還有的商量……當然,我們也會適當的支付給你們遣送費……”

“我拒絕。”桐生認為已經沒有必要談下去了。
“什麼!?”名嘉原有些意外。
“我本以為你也收養了孩子,或許能理解我的想法。”桐生站了起來,“是本地人的孩子就是孩子,是外地來的就無法接受麼?你的氣度未免太小了。”
名嘉原頓時火冒三丈,這麼多年來,還沒有人敢說自己肚量小。
“小子,我活了這麼多年什麼世面沒見過,輪得到你來教育我!?”名嘉原惱怒之極,抽出旁邊的武士刀指向桐生。

“殺了我,然後把孤兒院的孩子們都趕走,拆掉房子搶走土地,再把它開發成觀光地,”桐生平靜的說,“這樣換來的發展就是你想要的麼,就是居住在這裡的大家想要的麼?”
名嘉原楞住了,一是因為桐生的鎮定,二是因為他的確沒有仔細考慮過。
“如果你們是熱愛沖繩的,那就趕快停止這種給他抹黑的行為吧。當然,如果你們堅持要使用武力,”桐生回過頭來,
“那我也不會客氣的。”
桐生的眼神讓在極道裡摸爬滾打幾十年的名嘉原也打了個哆嗦,本能告訴他,眼前是一個說到做到的男人。

桐生重重的關上了門,只剩下名嘉原站在原地,思考著。

 

『二章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sexdotcom 的頭像
xsexdotcom

PS3酷落格

xsexdotco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