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內地網站goingamer同仁提供授權轉載&翻譯整理,轉載請註明原著權歸goingamer,謝謝

 

前言:小說式劇情翻譯是“盡量讓沒有玩過前作的人也能看懂”的崇高理想來執筆的,所以我會加入一些一代和二代的回顧,以及對一些純戰鬥章節劇情的空缺補充。但是劇情的大方向是不會變的,各位看官不用擔心。

至於各技能,天啟,鑰匙都會在流程中同步進行,對於沒有想要集齊所有要素的人可以跳過,謝謝

 

序章
不知是何時,也不知是何處。
無盡的天空連接著蒼茫的大海,放眼望去盡是蔚藍。
 
海邊有一間房子,孤獨而突兀,門上方的牌子上清晰的寫著“向日葵”。
一個男孩正若有所思的凝視著這幾個字,除了疑惑,他的神態中還帶著濃重的寂寞。
“這裡是哪裡?我是誰?”
無論周圍還是自身,一切都是陌生的,男孩很痛苦,蹲在地上哭了起來。

“喂,一起玩吧!”
男孩抬起頭,眼前是兩只稚嫩而溫暖的手,以及兩張充滿笑容的面孔,他不由得也伸出了手……
男孩覺得似曾相識,但他什麼也想不起來。

遠處走來一名中年男子,他親切的笑著,摸了摸三個孩子的頭。
非常輕松,仿佛剛才一直縈繞男孩的那種空虛被這三個人的出現填補了。

男孩覺得很幸福,仿佛再也沒有任何煩惱和苦悶,並渴望這種幸福能一直持續下去。

天空中傳來一聲巨響,緊接著天空開始龜裂,海面開始沸騰,男孩看到眼前叫做“向日葵”的建築也在迅速老化,然後坍塌。
他驚訝的回頭,想要告知自己的伙伴,卻發現自己的伙伴們也在飛速的成長著,小男孩迅速變的強壯而高大,小女孩也迅速變得成熟而嫵媚,而中年男子也變得白發蒼蒼。
在男孩發愣的時候,三人的身體開始漸漸被黑暗吞噬。
男孩發覺心中有一股非常熟悉的悲傷湧現了出來,記憶也在這一刻潰醒。
“彰!!!由美!!!別走!不要拋下我一人!”男孩哭喊著。
已經變為白發老人的中年男子用漸漸被黑暗扭曲的面孔對著男孩笑了笑,那笑容充滿了哀傷。
“風間老爺子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扔下我啊啊啊啊啊!!!!”男孩撕心裂肺的哭叫著。

“要好好活下去啊,一馬,我的孩子。”

“大叔,大叔!?”
一陣焦急的叫聲讓桐生一馬清醒了過來,眼前是看起來嚇壞了的小遙。“大叔,你怎麼了,樣子好嚇人啊……”
“……”
桐生意識到自己已經逃離了剛才逼真的噩夢,他伸出手輕輕拍了拍小遙的頭,“我沒事……只是……夢到了一些陳年舊事……”
桐生摸了摸臉頰,才發現早已濕透。

望向窗外,一輪皎潔的滿月掛在天際,像是在告知自己即將來到的幸福與安逸,亦或者是在諷刺自己多年來的顛沛流離……

第一章    新的旅途

流程:調查四座墓,可以選擇回憶前兩作的情節(看完大約半個小時……)。

二零零七年一月,東城會、近江聯合以及真拳派之間的惡鬥結束後不久,神室町附近的公墓裡,兩個人正在參拜。
樸素而潔淨的墓碑上寫著“風間 新太郎”。
“風間老爺子,東城會再次度過難關了。”
桐生一馬雙手合十,靜靜地說。
或許是因為昨天晚上的噩夢,此時桐生心中波瀾起伏,他想起了很多人,很多離自己而去的人
從小一起長大,本應是摯友最後卻變成了宿敵的錦山彰。
桐生深愛著的青梅竹馬,紅顏薄命的澤村由美。
戰鬥到最後一刻都要貫徹自己的極道的鄉田龍司。
舍棄個人恩怨,最終選擇大義的寺田行雄。
以及,如同父親一般養育教誨自己的風間老爺子。

無論是敵人還是朋友,自己都失去的太多了。

“啊!是熏姐姐!”
桐生沿著小遙的視線望去,依然是一身黑色女式西服的狹山熏捧著花束走了過來。
“今天……就要走了麼……”
在之前的戰鬥裡,熏一直全心全意的支持著桐生,因此二人產生了很深的感情,此時她的語氣中帶著幾分不舍。
“是啊,一切也都結束了。”桐生長長出了一口氣。

在戰鬥結束後,桐生就做出了一個決定,他決定帶著遙去衝繩的一家叫做“牽牛花”的孤兒院,照顧那些無家可歸的孩子。
桐生自己就是個孤兒,如果當初不是被風間老爺子開設的孤兒院“向日葵”收養的話,也跟本不會有今天的東城會四代目——人稱堂島之龍的桐生一馬。
桐生希望那些和自己有著相同境遇的孤兒也能受到和自己相同的照顧,桐生認為,這是他的職責

“不能跟你一起去,真是抱歉……”熏還是無法放棄自己的夢想,她想繼續努力,成為更出色的警察。
“沒關系,夢想也是很重要的。”桐生非常理解熏。
“將來……有一天,當我實現了自己的夢想……我會去找你的……一馬……”熏說出了心裡話。
“嗯,我會等著的。”
簡短的對話中,充滿著堅實的信賴。不需要任何條件,也不需要任何承諾,二人的心,永遠都會緊密的連接在一起。

“好啊好啊,到時候熏姐姐一定要來玩啊!”小遙拉著熏的手說。
“沒問題,我們一言為定!”
桐生看著眼前一直支持著自己的兩人,心中百感交集,忽然覺得,上天或許對自己還不是太壞。

“你走了,東城會怎麼辦?你不怕它再次荒廢掉麼?還是說你早已安排好了?”熏問。
“東城會的六代目,就由大吾來做。但是大吾還太年輕,沒有籠絡組員的力量,所以,我還必須要再找一個能支持他的人……”
“啊……是那個人吧。但是,大吾能夠駕馭那個人麼?那家伙可不是省油的燈啊。”熏皺了皺眉。
“那家伙是不會被任何人駕馭的,所以,我是去拜托他。”
“能順利說服麼,不會又一見面就打起來吧?”
“……誰知道呢。”

流程:與狹山對話,選擇第二項自動前往神室町。

告別了熏,桐生和小遙回到了神室町。
神室町作為東京的夜娛樂中心,每天都是人潮洶湧,到了夜晚更是紙醉金迷。
這是一個與外界脫節的區域,所謂的秩序在浮華的壓迫下脆弱的不堪重負,道德的界限在人們的迷茫中變得不再明晰。

“今天說不定就是最後一次和大叔在這條街上走了呢……”遙有些傷感地說。
縱然這裡並不是個好地方,但是卻有太多珍貴的記憶,小遙終究還是有些不舍。
“不會的,有機會我們還會回來的。”桐生嘴上這麼說,但對於未來,誰又說得准呢。
“大叔,今天我們就大玩特玩一番吧!”小遙用期待的眼神看著桐生。
桐生能理解小遙的心情,他微微笑了一下說,“沒問題,就好好玩一天吧!”

小遙興奮的跑在前頭,而桐生則跟在後面。
縱然經歷了眾多艱辛和波折,小遙依然是那麼開朗活潑,這個不到十歲的孩子的堅強遠遠超出了桐生的想像,甚至有許多次都是小遙的堅強給予了桐生重新站起來的勇氣。
有時候桐生會想,從某種角度來講,被一直照顧著的說不定反倒是自己。

流程:繼續前進,來到柄本醫院樓下,發生雜兵教學戰鬥。
沿途移動時小遙MM會索要零食等物品(站在相應的商店門前不走),玩家盡量滿足吧

流程:繼續前進,來到柄本醫院樓下,發生雜兵教學戰鬥。
教學內容1,普通攻擊10次;教學內容2,使用配合普通攻擊的三角攻擊5次;教學內容3,抓住敵人後攻擊,要求攻擊8次;教學內容4,揀起地上的道具進行攻擊,要求10次;教學內容5,蓄滿一層氣槽;教學內容6,使用3次極技。

 小遙玩的心滿意足之後,桐生把她送回住處,自己則只身前往東城會。

流程:進入柄本醫院,與柄本、一輝分別對話;與遙對話,選擇“ここで待っていてくれ”離開。

流程:離開醫院後,一直往東走,在“通天塔”附近發生教學戰鬥。
教學內容1,防御3次攻擊;教學內容2,鎖定任意一名敵人並移動10秒;教學內容3,閃避10次。

流程:根據目標提示前進,在大樓下與建築工人發生劇情後獲得兩個恢復道具


東城會所屬的一棟建築物的樓頂,一名男子正在漫不經心的眺望著被欲望充滿的神室町。
“你也要離開這裡了麼?”他頭也沒回,就對剛剛來到他身後的桐生說。
“是啊,真島兄。”
真島吾郎,前東城會干部,行事詭異,同時實力超群,和桐生的關系亦敵亦友,是為數不多能讓桐生吃到苦頭的人之一,也是桐生最信任的人之一。

“什麼?你說讓我輔佐大吾?”真島有些意外。
“是的,我走後,能幫到大吾的就只有你了。若你不幫他,他是無法在東城會立足的。而且,我能拜托的人只有你。”
同聲的話語中充滿對真島的信任,但是真島卻並不買賬,他反而狂笑起來。

“小桐生啊,你也知道我是個什麼樣的人吧?”真島越笑越詭異,“我可是個只聽得到強者說話的人啊!!”
“……果然又變成這樣了麼……”桐生有些無奈。
“沒錯!!想讓我聽你的,就先打贏我再說!!!”
真島大叫著,脫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背後可怖的戰鬼紋身。
桐生和真島也不是第一次交手了,他深知對方的實力,知道自己大意不得,甚至需要全力以赴。
桐生也脫掉了上衣,背後的升龍如同活了一般,蠢蠢欲動,呼之欲出。
堂島之龍,也不是浪得虛名的。

桐生和真島不同,並不是一個好戰的人。
戰鬥對於他來說,只是一種為了達成“保護更多的人”這個目的的一種手段而已。
戰鬥的普遍意義是一種罪惡,是和平的大敵,但也有例外。
這一戰從某種角度來講甚至可以說是賭上了東城會所有成員的未來,以及桐生所想創造的明天。
所以,這一戰是神聖的。

縱然是從來都沒有老實過的真島,也體會得到這一戰的意義,他沒有使出任何手段,而是使出真正的實力和桐生一決勝負。
高層建築頂樓的風是非常狂烈的,兩條漢子卻渾然不覺的赤膊互毆起來。
倒下,站起來,再倒下,再站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兩個人都已是傷痕累累,氣喘吁吁,但依然是誰也沒有倒下。

勝負,就在下一擊。
真島一腳向桐生踢去,他已盤算好,這一招桐生肯定會閃開,在那時,自己才會使出殺手锏。
“沒有時間了啊,真島兄。”
桐生竟然完全不閃躲,任由真島重重的一腳踢在自己腰間,他感覺腰部如同肋骨斷了一般的疼痛。
此舉完全出乎真島的意料,但是縱然他想收招,腿已經被桐生抓住。
真島雖然有些意外,但卻並沒有露出驚恐的表情,反是好像是一種驚喜,“你果然很強啊,小桐生……”
接下來,桐生竭盡全力的一擊轟中了真島的胸口。


“我昏了多久?”真島睜開眼就問桐生。
“5分鐘吧。”通身站在樓頂的欄杆旁邊,眺望著遠方回答道。
“哼,夠殺我一百次的了。”真島並沒有不服氣,而是很滿足的站了起來。
“那麼,大吾和東城會就拜托你了。”桐生點燃一支煙。
“我話先說在前頭,我會支持他,但是如果他自己要帶領東城會走向企圖,我是不會插手的。”真島和桐生並排站著,平淡地說。
“這話怎麼說?”桐生看向真島。
“大吾和你一樣,有著輕易相信別人的性格,這性格也許會被不善者所利用。”
桐生笑了,他發現真島變了許多,若是以前的真島,除了滿足自己的戰鬥欲望以外是不會考慮任何事情的,而現在,真島竟然會考慮大吾的將來,看來自己並沒有找錯人。
“放心吧,大吾也不是傻瓜。那麼,我走了。”桐生轉身離開了天台。

流程:真島的速度很快,玩家的攻擊很容易落空,而且其攻擊力也相當高,不過畢竟是初期的第一場戰鬥,難度並不是很高,需要注意的是BOSS在紅血後會變得更有攻擊性。

 真島什麼也沒說,只是站在原地默默的抽著煙,一根接一根。
“切,已經沒有了麼?”真島搖了搖空空如也的煙盒,讓後扔到了滿是煙頭的地上。
“……還真是接受了了不得的委托啊……超麻煩……”真島雙手抱著頭亂抓起來,“……但是,既然是小桐生拜托的,那也沒辦法了啊……啊真是麻煩……”

此時的桐生,已經來到了機場,背後背著的遙因為等桐生太久,不知不覺在家裡睡著了。
無論多麼堅強,畢竟還是個孩子啊。
一定要照顧好這個孩子,桐生無數次告訴自己,不是出於恩情,而是出於親情。

桐生決定去衝繩,其實很大一部分也是為了遙的成長,畢竟神室町不是適合一個孩子居住的地方。
他抬起頭,望向漆黑的夜空,就好像是望向不可預測的未來。

然後,桐生毫不猶豫的邁出了堅實的步伐,向著新的生活,也向著命運給予的新的安排。

 

『一章: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sexdotcom 的頭像
xsexdotcom

PS3酷落格

xsexdotco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